免費發布信息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柏鄉牡丹網柏鄉牡丹網能人不出門便知柏鄉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河北電視臺 > 非常幫助

非常幫助

幫大哥李玉斌

發布日期:2015-01-23 16:52:15信息來源: 柏鄉新聞點擊: 我要評論()
微信搜索關注公眾號:愛柏鄉 即可了解柏鄉縣最新熱點新聞時間!還有紅包哦

幫大哥李玉斌

李玉斌是河北保定安國縣人。

幫大哥”出馬,一個頂倆!家里鬧矛盾了,鄰里之間起糾紛了,夫妻不和、子女不孝、婆媳互掐、情感糾葛……眼看著日子不好過了,許多人就會想到“幫大哥”,希望“幫大哥”給評評理兒,說說公道話,排排憂解解難。“幫大哥”把問題解決了,矛盾就沒了,生活才會更好。矛盾雙方握手言和,坐在電視機前的大家也會感慨萬千:這“幫大哥”,確實名不虛傳!

“幫大哥”來了,給咱解決問題來了

10月11日,對于鹿泉區宜安鎮東焦東隊的王大爺來說是個特別的日子,經常鬧矛盾的王大爺老兩口終于忍無可忍,在家里誰也不讓誰的他們請來了河北電視臺農民頻道《非常幫助》的“幫大哥”李玉斌,希望“幫大哥”解決他們多年來夫妻不和的問題。是日,本報記者有幸隨“幫大哥”一起趕赴東焦東隊,見證了“幫大哥”調解的全過程。

從石家莊市區開拔,到東焦東隊僅需40分鐘的車程,這是一段“幸福”的旅程,因為路上花費的時間太少了。“幫大哥”李玉斌說,相比于張家口、承德等較遠地區,石家莊周邊或邢臺、保定等地,一天就能打個來回,甚至一日內能調解兩場。但不管路途有多遠,路上的這段時間儼然已成為他“享受”的時間,“休息”的時間,因為一到目的地,他就不會得到片刻的寧靜,還要面對許多未知的突發情況,這都需要他沉著冷靜應對。

上午9點,“幫大哥”李玉斌與記者抵達東焦東隊村口,撥通了王大爺的電話,約10余分鐘后,王大爺騎著一輛電動自行車出現在了“幫大哥”面前。王大爺說,老伴兒非要和他離婚,自己勸不行,鄰居勸也不行,這好好的日子馬上就要過不下去了,無奈之下,只好請“幫大哥”出面來解決問題了。

東焦東隊是附近知名的大村,車沿著狹窄的小巷拐了好幾個彎才到了王大爺家門口。王大爺的家正房三間,偏房兩間,裝修還算不錯,只是疏于打理,看起來凌亂不堪,吃完早飯的碗盤都還沒有洗。王大爺的老伴兒說,前段時間她和王大爺吵架,雙方越罵越激烈,最后直接罵起娘來,結果正好被路過的王大爺的妹妹聽到了,她直接進屋與王大爺的老伴兒廝打在一起,隨后被街坊領居拉開了。王大爺的老伴兒對“幫大哥”說,自從嫁到王大爺家里來,她沒少挨王大爺家人的欺負,有一次還被生拉硬拽地送到了精神病院,這日子沒法過了,要離婚!

面對老伴兒的憤懣與指責,王大爺在鏡頭面前倒是很冷靜。送到精神病院也是為她好,看看到底有沒有問題,因為在平時老伴兒就愛絮絮叨叨,有時前言不搭后語,而且親戚之間相處得并不是很融洽,這中間有親戚的不對,也有老伴兒的不是。一聽這話,王大爺老伴兒急了,她指責王大爺一家人把她的青春給毀了,并處處說著王大爺的不是,如平時很少給零花錢,家里進賬多少、花銷多少王大爺根本不讓她知道,面對小叔子、小姑子的刁難與“毆打”,王大爺往往是不理不問,兩人吵架王大爺也總是大打出手……她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向“幫大哥”哭訴。

為了求證事實的真相,“幫大哥”李玉斌問王大爺是否如同老伴兒所說。這時,王大爺的老伴兒根本不讓王大爺插話,聲淚俱下地控訴王大爺一家對她的“虐待”。“你先別說話,聽聽你老頭怎么說。”“幫大哥”和藹地說。但是王大爺的老伴兒并沒有聽進去,仍是自顧自地在那兒哭訴。記者、編導、攝像都上去勸她,結果毫無作用,甚至欲起身離去。眼看著調解就要半途而廢,“幫大哥”忽然扯著嗓子喊:“你不說話行不行啊!”這一句話鎮住了,“我苦口婆心地來給你調解,希望你在家里有地位、受尊重,你得聽我的,我肯定給你調解成。”似乎是聽到了這句話,王大爺老伴兒這時閉住了嘴。

據王大爺說,老伴兒的話重了一些,但事實確實如她所說。聽到這兒,“幫大哥”李玉斌給他們提出了解決方案:關于“錢”,進出多少,老伴兒都要有知情權,鎖存折與錢的柜子一人一把鑰匙,取錢時雙方都去銀行,花銷時要經雙方同意;吵架要吵“啞巴架”,別讓親戚鄰里聽到,更不能“罵娘”,要不小叔子、小姑子又該急了;在兒女面前盡量不要吵,給他們做個好家庭的表率,以免影響兒女以后的家庭生活。面對這一解決方案,老兩口均表示認同,一場“離婚鬧劇”就在“幫大哥”的幫助下“和平解決”了。臨行前,有不少路過的村民來給“幫大哥”送行,“咱們村兒幫大哥來了。”“我經常看你們的節目。”“以后我家有啥事也找你啊。”你一言我一語,話里間透露著對“幫大哥”的尊重與支持。

為何叫“幫大哥”?喊著順口,聽著親切

前述只是“幫大哥”調解現場的一個縮影,類似的調解活動在河北農村基本每天都在進行。4年多來,《非常幫助》的“幫大哥”、“幫大姐”們跑遍了燕趙大地的村村鎮鎮,為家庭和睦、鄰里和諧不知做了多少工作、付出了多少辛苦,其中嘗盡了人情世故、酸甜苦辣。

作為河北電視臺農民頻道自開播以來唯一保留到現在的自辦欄目,《非常幫助》一開始并未定位為調解類欄目,也沒有“幫大哥”這一名號。2005年5月7日,也即農民頻道創辦一周后,公益欄目《非常幫助》正式開播。第一期節目《離陽光只有一米》播出當晚就收到觀眾短信5476條,從此,《非常幫助》開啟了倡導公益與慈善的愛心之旅。

《非常幫助》副制片人錢振江從那時起就開始在《非常幫助》工作,至今已有9個多年頭。他說當時就是想為弱勢群體提供一些幫助,用媒體的力量呼吁社會各界關注弱勢群體、愛護弱勢群體、幫助弱勢群體。當時的定位是“苦難中的陽光”,意即幫助那些“生活極度困難、身處逆境甚至絕境、但在困苦面前不低頭、依然保持樂觀向上的那些人。”

“但是時間長了,我們遇到了一些瓶頸,就想著去嘗試改變。”錢振江說。“一是求助的人越來越多,捐助的人也越來越多,而節目是周播,滿打滿算一年下來也就52期,也就救助50多個人,影響力不會再有大的提升了;二是公益節目這種模式時間長了,觀眾有些審視疲勞了,有沒有可能做成調解類節目,讓矛盾沖突在電視直播中得到直接的呈現,尤其是針對家庭矛盾、鄰里糾紛之類的,做大體量的日播節目,這樣救助面就擴大了。”

產生這樣的想法是在2009年年底,《非常幫助》制片人李玉涵說,一是考慮到節目本身升級的需要,二是當時社會公益事業有一些負面的東西,引起了大家的非議,整個社會公益環境并不是很好,這也是《非常幫助》改版的原因之一。那么這檔調解類節目該如何做?節目形態又該如何呈現?錢振江說,當時借鑒了南方一些電視臺類似“老娘舅”的節目,就是每期節目邀請一對(一群)互相之間存在矛盾的當事人和一位人民調解員來調解雙方之間的糾紛,將雙方當事人在節目現場所發生的口頭乃至肢體沖突“原生態”地呈現在觀眾面前。當然,他們是在直播間,而我們是在農村、在現場。

那么,節目形態定了之后,如何選擇調解員就成了難題。鏡頭表現力差不行,不懂農村生活不行,想要調解成功沒有調解經驗不行,而且“調解員”這仨字兒聽起來離百姓太遠,不親切,如何給他起個百姓樂于接受又能叫得響的名字呢?錢振江說,這時欄目組不知誰高喊了一聲:就叫“幫大哥”吧,聽到這一嗓子,大家感覺還行,喊著順口,聽著親切,這一叫就叫到了現在,而且還叫出了品牌。名字定好之后,“幫大哥”的選擇就成為重中之重。

“幫大哥”可不是那么好當的

怎么選“幫大哥”確實是一個令人頭疼的問題。“幫大哥”調解的成功率是必不可少的,從社會上招錄的那些人要么調解經驗不足,要么壓根兒就沒有什么調解經歷。最后,河北省司法廳、石家莊市司法局推薦了部分經驗豐富的調解員,算是解決了這一問題。

但是“幫大哥”調解的都是村民之間的糾紛,當事人之間都有著或淺或深的矛盾,這時候就需要“幫大哥”們一定要親切,更能貼近老百姓,更能與百姓打成一片。不能因為碰到一位蠻不講理的就生氣、就沖人家耍脾氣,不管孰對孰錯,“幫大哥”都要站在中立的立場上,客觀地去解決問題。這不僅是調解過程的需要,更是電視熒屏表現的需要,李玉涵說。因為《非常幫助》不僅要調解當事雙方之間的糾紛,而且它還是一檔電視節目,“幫大哥”的熒幕形象要讓人容易接受,讓觀眾看了之后有親切感。他們曾請了一些律師來扮演“幫大哥”的角色,但其熒屏形象太“正”,說的都是專業術語,與百姓語言相差甚遠,通過電視表現出來就是與村民“兩張皮”,格格不入,從而也影響到了節目質量。

錢振江對記者說,《非常幫助》有一條紅線不能逾越:那就是真誠不能丟。每位“幫大哥”調解都要把它當成自己家里的事兒,抱著一定要解決的心態去幫助別人,讓觀眾看到“幫大哥”確實已經盡力了。這就涉及到說服技巧的問題,錢振江說,要想當好“幫大哥”是有一定難度的,這4年多來,“幫大哥”不知碰到了多少糾纏不清的事兒,不知遇到了多少胡攪蠻纏的人,不知見識了多少不講理的主兒,這時見調解無望就拍拍屁股走人顯然是不成功的,同時也是不負責任的。當然,“幫大哥”們也沒有這樣做。“幫大哥”秉承的一個信條就是:讓不講理的人接受你的理,而且你能實實在在地講出你的理兒來,能說服觀眾,并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讓電視機前的觀眾產生共鳴。

 

幫大哥李玉斌

 

錢振江說,沒有一定的生活閱歷和經驗也當不了一位好的“幫大哥”,因為每一次面臨的調解工作是不一樣的,你會面對林林總總的情況,這時如果你有類似的生活經驗,那么處理起來就會得心應手些。如此,年齡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欄目現有的5位“幫大哥”、“幫大姐”均在50歲以上,其中唯一的“幫大姐”徐桂芬今年已經68歲了,為最年長的一位。

“幫大哥”不僅要講理兒,還得動情

“幫大哥”李玉斌說,“幫大哥”著重調解家庭矛盾、鄰里糾紛,調解工作已進入到司法程序的、涉及到個人和集體之間的糾紛一般不做調解,因為這樣的調解一般會有法院和政府出面解決。但是在現實中,一些家庭矛盾、鄰里糾紛、情感糾葛不是用法條就能讓雙方息事寧人的,你去了不是代表律師的,也不是代表政府什么的,你就是一個完全中立客觀的人,大家都信任你,希望你把雙方之間的“疙瘩”給解開。所以一定要講百姓能聽懂的話,用感情去打動別人。

正是有了這樣的堅持,短短4年,改版轉型之后的《非常幫助》“芝麻開花節節高”,其收視率、網絡點擊率均居河北電視臺第一名。每天向節目求助和參與評論的有數百人,每年調解各類矛盾糾紛2000多件,調解成功率70%以上。李玉涵說,這和“幫大哥”的努力是分不開的,不管調解什么樣的矛盾,他們總是說百姓話,講人間情。俗話說的好,“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幫大哥”調解的就是這些“難念的經”,它包括夫妻矛盾、婆媳關系、老人贍養、子女教育、鄰里關系等等,正因為它有“家家都有”的特性,所以很容易調動大家的情感體驗,尤其是中老年人有很多共鳴。

如今,誰家里婆媳不和、夫妻失意、父子母女有齟齬、兄弟姐妹鬧糾紛、街坊鄰居生矛盾、親朋故友搞摩擦,等等等等,一句話,凡是事關老百姓的安危冷暖、柴米油鹽等大事小情,只要您一個電話,“幫大哥”們就會在第一時間趕到你家,勸說調解,苦口婆心,批評表揚,獻策支招,直到雙方都捐棄前嫌、煙消云散、言歸于好、破鏡重圓,“幫大哥”才如釋重負,了其心愿。

可別小瞧了這解決矛盾的過程,受幫雙方各據其理,各執一詞,唇槍舌劍,利齒咬牙,讓步者少、上風者多,有時“幫大哥”還得吃話頭、受搶白、遭白眼、挨推搡,但是他們從不搞以牙還牙那一套,而是“忍辱負重、披肝瀝膽”,千方百計地為老百姓辦實事,最終受到了當事人的接受,得到老百姓的敬重。

《非常幫助》副制片人錢振江就說,節目對“幫大哥”有一個要求就是要有耐心,說老百姓能聽得懂的話,講老百姓易于接受的理兒,用真情去感動人,用真誠去溫暖人。

刨根究底,不讓矛盾“卷土重來”

“幫大哥”以“點”對“點”幫忙切入,以提供“有針對性的幫助”為己任,強調對事件的全程參與,以“幫忙幫到底”為追求。“幫大哥”是民間矛盾當場解決的一次有益嘗試,這種形式在河北還是首次出現。“幫大哥”不同于一般的調解員,它更注重當事人的客觀講述和“幫大哥”的調解過程,真實記錄矛盾雙方的內心傾訴,在雙方面對面的情況下,由“幫大哥”現場調解糾紛、矛盾沖突,促進人們生活的和諧。也正因為如此,調解的成功率就顯得格外關鍵,尤其是“幫大哥”幫完之后,矛盾不再反復出現就成了“幫大哥”必須要面對的問題。

“幫大哥”李玉斌說,對于當事人雙方的問題,一定要“挖根兒”,因為你不解決“根兒”的問題,你前腳剛走,他們可能就會又吵起來,這樣的調解也不算是成功的。因此,每次李玉斌到農村去做調解,在問清為什么之后,他還會因勢利導地問問為什么之后的為什么。李玉斌說,因為許多矛盾的爆發可能是因為某一件事而引起的,但其實這只是個導火索,矛盾可能隱藏了很久了,只是因為這一件事給“點著”了。所以,你解決了這件事兒,不一定就解決了這一對兒矛盾。

面對難以調和的矛盾時,李玉斌會另辟蹊徑地去解決,比如女的打不過男的,總是挨老公打就想著離婚,而男的不離。那如果這樣長久下去,如果哪天男的睡著了,也許這個女的會報復,不定會出現什么后果呢,所以這類事情就不好把兩個人勸和,只能勸分,這其實也是幫助。合是緣分,分手也是緣分。合是因為緣分到了,分是因為緣分盡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因此以這個規律來說,我是不強求,把道理跟雙方說清楚了,就順其自然。

想要把矛盾徹底解決,理兒要講透是非常關鍵的。“幫大姐”徐桂芬就說:“這不能像老百姓勸架似的,說‘得了得了,你讓著他點兒’,誰對誰不對得講清楚,不論是老人還是婦女,這個時候不能留一點面子。把道理、利害講清楚了,當事人就明白了。”

直面問題,遇有調解不成怎么辦?

4年多來,“幫大哥”調解各類矛盾糾紛近萬件,其中70%以上得到了成功解決。要是每一件都調解成功,那“幫大哥”簡直就成“神”了,錢振江坦誠地說到。在現實調解中,確實有一部分人就是蠻不講理,無論“幫大哥”怎樣苦口婆心地勸,無論“幫大哥”提出多少套解決方案,他就是不接受。“幫大哥”李玉斌就遇到過一件事:保定農村兩家鬧糾紛,甲家把自己宅基地的一部分無償借給乙家養牛,結果甲家想要在這塊宅基地上建房子,乙家就是不給騰地方,明明是甲家的地,證明都拿出來了,乙家就是賴著不還,這樣的事兒只能通過司法途徑解決了。再比如某某的老婆或者丈夫出走兩三年了。這個就是比較難的,當事人心已經不在一起了,當時一方沒有給另外一方溫暖,那當這個當事人走出家門后別人給了他溫暖,那這樣來說兩個人就很難重新走到了一起。“幫大姐”徐桂芬就說,遇到蠻不講理的人,也不要太計較,等片子播出了大家自有評說。

因此,“幫大哥”并不局限于調解當事雙方的矛盾,即使有些沒有調解成功,但是通過電視鏡頭這種特殊的表現手段,能讓更多的人感受“幫大哥”的不易,能讓更多的人從中感受到家庭不睦、鄰里失和所帶來的后果,讓大家珍惜眼下的幸福生活,遇有矛盾不激化、遇有糾紛不擴大,有了問題了好好商量,耐心解決,這就是廣義上的成功。

錢振江說,“幫大哥”就是具有這種社會警示和教育功能,通過“幫大哥”的調解,讓更多的人體會家庭和睦、鄰里和諧的重要性,起到社會減壓閥的作用。

有時不僅遭埋怨、白眼,甚至還會面臨生命危險

“幫大哥”李玉斌對記者說,大家所看到的“幫大哥”幫忙情境看似簡單,似乎就是“幫大哥”在從中斡旋,說那么幾句矛盾雙方都能接受的在理兒的話,頂多半個小時就完了。事實遠非如此,李玉斌說,每次出去調解,至少需要兩個小時以上,有時難度大,甚至需要一天乃至幾天的時間。錢振江給記者舉了一個例子:有一次他們去邢臺沙河調解子女不孝的問題,老人有5個兒女,個個都有廠礦企業,他們并不缺錢,但就是不愿意撫養老人,即使是每人每月掏200多塊錢的贍養費。欄目組調解了整整一天,中午都沒顧得上吃飯,但子女們就是不愿意出這部分錢。“你們在外邊請客吃飯200多都下不來,怎么對自己的親生父母能這樣呢?”錢振江急了。“其實這理兒就擺在那兒,有些人無論怎么勸,他就是擰著那股勁。”李玉斌說,其實調解的過程遠比播出時要辛苦得多,只是電視鏡頭把最精華的部分播出了,十幾分鐘背后是“幫大哥”一天乃至數天努力的結晶。

“幫大哥”的辛苦還不止于此。一年365天,除了法定節假日,他們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周六、周日往往也得不到“保障”,不管是嚴寒酷暑還是風霜雨雪,只要道路通,那就得出去。每天一小時的直播,四五條條片子,五位“幫大哥”、“幫大姐”,“說實話,幾天不出去,就沒片子可播了。”李玉斌風趣地說。本該退休的年齡,本該頤養天年的時候,卻每天奔波于燕趙大地的鄉村,其工作強度可想而知。

這只是辛苦,為了幫他人化解矛盾,為了節目質量,“幫大哥”們毫無怨言。但有時他們還不得不面臨更大的風險。本報攝影記者隨“幫大哥”調解時,隨行編導還特意囑咐他,一定要把相機拿好,小心被人奪去摔了。此話絕非危言聳聽。有一次,欄目組的一位記者差點被人砍了,當時調解時當事人情緒比較激動,說著說著拿起一把菜刀就向記者砍去,幸好被旁邊的村民及時阻止,否則后果不堪設想。還有一次,矛盾雙方當事人打起來了,都還拿著“家伙”,一位女記者奮不顧身上去阻止,結果手被劃了一個大口子,血流不止。

除此之外,“幫大哥”還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冷眼與委屈。“幫大哥”李玉斌給記者舉了一個例子:在一次調解活動中,有一位老人說孩子不給他養老錢,把孩子說的一無是處。后來我接觸到了孩子,結果發現孩子們該給錢給錢,該給看病給看病。只是這個老爺子的事兒很多。我在調解的時候,這個老爺子就開始埋怨我,說我的不好。他畢竟年齡比我大,我還是要尊重他,最后他雖然接受了調解,但還是很不服氣。我這樣的調解,還被當事人指責,不為別的,只是希望大家的生活都安穩。

這樣的事兒遇得多了,“幫大哥”們會適時地調整自己的心態,“不會太在意這些,心態放松了比什么都重要。”李玉斌說。錢振江告訴記者,對此,欄目組還訂閱了一些心理雜志,來幫助“幫大哥”調整心態。

用“幫大哥趕大集”的形式去幫助更多的人

“幫大哥”的幫忙形式是“點對點”幫忙,為了更大范圍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他們還積極參加“幫大哥趕大集”活動。“幫大哥趕大集”每星期一次,活動地點設在村鎮的集市上,“幫大哥”們齊出動,現場給群眾解決問題、調解糾紛,這樣的話就能幫助更多的人。“幫大哥趕大集”以獨具特色的全省流動形式,彌補了節目“觀眾反映問題,記者定點打擊”的方式,升級為一直在路上,在行動中,在您身邊的全新的“巡航式幫助”模式。

對于“幫大哥”來說,他們4年來幾乎走遍了全省各地,為老百姓調解糾紛、化解矛盾。周一到周五,到全省各地去調解糾紛;周六日,到全省各地拍《幫大哥趕大集》,現場接受鄉親的求助。對于他們來說,無所謂事兒大事兒小,鄉親間大多數的矛盾,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但如果解決不及時,就會小事鬧大、大事鬧復雜。如果能及時妥善處理這些矛盾,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幫大哥趕大集”這種形式,就能集中地解決鄉親們的這些問題,說小了,能讓鄉親們過得更好,說大了,也能為社會和諧做一些貢獻。

讓“幫大哥”釋放更多的社會正能量

在“幫大哥”品牌日漸深入人心的時候,如何借助“幫大哥”的影響力釋放更多的社會正能量成為李玉涵最近最忙的工作。他說,下一步將進一步放大“幫大哥”的正能量,增強公益屬性,推出大型公益活動“非常援助”,幫助更多值得幫助的人。將做到調解一起矛盾,展現一個故事,讓大家懂得一份情感,明白一個道理,這里的“道理”既包括生活常理,更包括法律規定、優秀的傳統文化、家風民風等等。

針對大家的疑慮,比如現場調解成功了,但日后反復怎么辦?如果“幫大哥”不再去調解,是不是矛盾如初?李玉涵說,今后將打造“幫大哥”“一幫到底”的理念,加大重點選題后續跟蹤調解的力度,注重對情感事件的回訪,并對當事人適時地加以幫助,進一步彰顯人文關懷意識,讓調解更深入更到位更全面。

李玉涵透露,今后他們還將邀請“道德模范人物”、“好兒媳”、“模范志愿者”等適時到現場擔任調解嘉賓,邀請有過相同經歷的人或讓曾成功調解的“過來人”現身說法,釋放更多的正能量。還將設立“互相理解獎”、“說到做到獎”、“悔過道歉獎”、“誠信守諾獎”等,對觀眾給予積極的引導,讓節目有溫度更有高度。對一些幸福家庭、和諧婆媳等給予一定的獎勵,對一些困難群體、特殊群體進行幫助。希望通過不同的形式能為百姓解愁、能為社會減壓,讓“幫大哥”的光芒不斷向外擴散,釋放更多的社會正能量。

本報道圖片除署名外,均由《非常幫助》欄目提供

對話“幫大哥”李玉斌:“幫大哥”的工作好了矛盾就少了,生活才會更好

記者:您是什么時候做調解工作的?

李玉斌:我是從2003年開始做調解工作的。我當過兵,轉業后到省二院從事行政管理工作。當幫大哥是在2010年開始的,省司法廳推薦我的,我說行,但是當時以為是在演播廳來做呢,結果是在外面進行。

記者:當時有沒有不想做呢?

李玉斌:一是領導推薦的,這個面子是要給的;二是做著做著發現節目越辦越好,越辦越精,也能發揮自己的長處,就這么堅持下來了。

記者:這每天都出去跑,身體能吃得消嗎?

李玉斌:我1955年出生的,馬上就60了,說不累是假的,每天回到家家里人什么都不讓我干,就讓我歇著,我挺感謝他們的。

記者:家里人很理解您?

李玉斌:家里人現在理解我,過去是不理解。覺得我總為別人家的事兒跑,我就給做思想工作。我老婆的思想工作是在我兒子參軍回來找工作后感受到的,幫助別人就是好。比如誰家拉蜂窩煤啊,誰家需要什么幫助啊我們都會搭把手。如果我們關門閉戶誰也不理誰也不幫,那我們不會有今天的。現在誰見到我都會跟我打招呼,我跟我老婆出去時她也都看在眼里,還有很多人都會跟她說話來夸我。她心里也挺美的。孩子也是很孝順,買衣服給我買好的,說“我爸爸要上電視了”。

記者:每天面對各種各樣的矛盾雙方,對您的心理會不會產生影響呢?

李玉斌:不會。每調解成功一件,我就會有一種成就感和自豪感,調解不成功,也會把理兒給他們講得很透,幫助別人,這是一件積德行善的好事。

記者:當自己做的這些事不被人理解的時候,你是以一種什么樣的心態面對的呢?

李玉斌:我經常面對兩種情況,第一個是他不理解我,第二個是沒調解成,我被埋怨是因為他人的心態問題。無論我能不能調解好,當事人會不會念我的好,我的心永遠是平靜的。

記者:我們都知道“幫大哥”總是熱心的在幫助別人,那你自己遇到問題的時候是怎樣解決的呢?

李玉斌:幫助我的人很多很多。“幫大哥有什么事兒跟我說話啊”,這都是人們對我的幫助。有約我出去旅游的,有打的不要我錢的,有幫我買菜的等等。

記者:都近60的人了,沒有打算歇歇嗎?

李玉斌:只要欄目還在,我就打算干下去,目前還沒有不當“幫大哥”的打算。什么時候欄目說不需要我了,那我就走人了。

記者:有什么話想對你的“粉絲”說兩句?

李玉斌:希望大家多支持這個欄目,多支持幫大哥的工作。幫大哥的工作好了咱們的矛盾就少了,矛盾少了我們的生活才會更好。

“幫大哥”以“點”對“點”幫忙的形式切入,以提供“有針對性的幫助”為己任,強調對事件的全程參與,以“幫忙幫到底”為追求,是民間矛盾當場解決的一次有益嘗試。

點擊【 首頁 > 河北電視臺 > 非常幫助 】查看更多內容。關注微信:愛柏鄉 了解最新更新動態!
網友評論:

表情: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千斤顶或更好5手试玩